【船企】新华社:船企“白名单”的魔咒?
发布日期:2015-01-15
阅读量:1431


 2014年最后一天,工信部正式公布《船舶行业规范条件》第二批企业名单,业界俗称的“白名单”扩容至60家船企。
    但是首批入选的船企中,南通明德重工有限公司倒在了新年钟声敲响前。2014年12月26日,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作出裁定,受理舜天船舶(股票)对明德重工的破产重整申请。根据舜天船舶发布的公告,其对明德重工及相关方的债权为280,523.97万元。
    事实上,2012年,明德重工就出现过连续三个月发不出工资,工人讨薪的情况。无独有偶,2013年7月,另一家入选首批白名单的企业熔盛重工也遭遇了工人欠薪讨债事件。
    这不禁让人疑惑,这些“好船厂”怎么了?
    2013年,明德重工董事长季风华在一次接受采访时称,当时造船、光伏和钢贸这三大行业被归为产能过剩行业,中国银监会立刻给予了风险提示,于是中小银行马上就收贷。
    季风华表示,其当时与银行签了一份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担保,把其个人以及家庭的所有财产都与公司债务绑定在一起,银行才给明德重工贷款。
    此前,外界预期白名单的出台,能够帮助金融机构识别出“好船厂”,通过差别化的信贷政策,让竞争力弱的船企主动退出市场,推动整个行业健康发展。
    从舜天船舶的公告来看,很明显也是认可了这份白名单的公信力,在其解释选择与明德重工的合作时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中了明德重工是进入“造船企业白名单”的少数造船企业之一。
    但遗憾的是,金融监管部门和机构如何消化这份白名单还存在疑问,专家表示,造船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:一是银监会对银行授信影响非常大;二是很多银行实际上对船舶行业了解不深不透,其对造船项目的判断往往落后于实际和造船企业所掌握的情况。因为造船企业的报表反映的是两年前的情况,银行缺乏预判市场的专业能力。
    一份着眼技术指标的白名单,难以填平产业界和金融界之间的鸿沟。
    实际上,2013年国家先后出台了两个重要文件对我国船舶工业发展影响重大,一个是《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》,另一个是《加快船舶工业结构调整促进转型升级的意见》,但是在监管压力下,金融机构往往更关注船舶工业“产能过剩”的“帽子”,而忽略了其基础性、战略性产业的定位。
    外界担心,本意是促进行业转型升级的“白名单”,成了金融机构拒绝为未入选船企提供资金时的“理直气壮”。
   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船舶融资专家表示,目前国内能够获得银行稳定授信的民营造船企业不超过2家。
    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名誉会长张广钦提醒,对于没有纳入白名单的企业也不能完全不支持,一些规模较小但是在细分领域做得出色的企业,也应该获得金融机构的支持。
 

专栏:Industry News
作者: 佚名
原文链接: 阅读原文
上一页:中远船务海工项目遭船东违约 预亏6,730万美元(图)
下一页:【新闻】中远船务6亿美元海工项目“打水漂”